商學院故事

24.05.2019

適應萬變的世界

現任香港勞工及褔利局局長羅致光博士,香港人力劃、職業培訓及再培訓公共政策重任。過往本港勞動人口靈活多變且適應力強,羅博士希望在政府的支援下,香港勞動力在往後數碼年代仍能保持優勢

當我們期望本港的經濟結構更加靈活時,我們亦需要朝着經濟多元化的目標發展。」

羅致光於1981年至2017年間在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任教。他加入政府約兩年,之前亦曾擔任多項公職,積極推動社會事務。

他的豐富閱歷,使他可知往鑑今。就著經濟轉型可能會令低收入人士或非技術人員難以應付未來的挑戰,生計受影響,回顧香港在80年代經歷轉型的經驗,他相信本港將面對一段適應期,當中雖暗藏危機,但只要懂得提防,前景仍見樂觀。

汲取教訓

70年代期間,逾一百萬名港人從事製造業,約佔整體工作人口約四成。本地企業乘着中國實施改革開放後將工廠遷往內地,不少失業工人則逐漸轉至服務及零售業工作。

羅致光指出:「然而,由於勞動人口過剩,這些工人多數難享大幅加薪。雖然本港經濟持續增長,他們的收入與生活質素於過去二十年間沒有很大改善。我們應從中汲取教訓。」

同時,他認為本港的經濟基礎太過狹窄。「當我們期望本港的經濟結構更加靈活時,我們亦需要朝着經濟多元化的目標發展。」

培訓與再培訓

根據科大與環太平洋大學協會合作的《21世紀亞太地區工作轉型》報告,其中一項主要建議為「支援工作有機會被取代的人重新發展技能及提升能力」。

羅致光指出,本港一向朝這方向做了不少功夫。他說,逾半數報讀僱員再培訓局課程的人士均超過50歲。「我們亦看見愈來愈多中年人士意識到有學習新技能的需要,遂開始修讀深造學位課程。」

他稱,政府積極鼓勵市民終身學習和把握持續進修的機會。「例如,政府已增撥資源,優化持續進修基金。自2019年4月1日起,每名申請人的持續進修基金津貼金額上限已由10,000港元提高至20,000港元,申請人的年齡上限則由65歲提高至70歲,同時亦取消了一些以往的限制。」

羅致光指出,私人公司在人才培訓方面亦扮演重要角色,令其僱員可以更迅速掌握新興技術,例如區塊鏈等。然而,他指98%的本地公司均屬中小企。「這類公司僱用少於50名員工,且一般不太熱衷為員工提供培訓,缺乏培訓員工的意慾,部分原因是本地員工的流失率高。」

如果一間公司本身的業務模式因科技發展而未能持續發展,政府亦難以推動這類公司由某一行業「轉營」至另一行業。「因此我認為應該為需要轉業的工人作出再培訓,使他們求職上更加靈活。」

如何締造美好將來

羅致光指出說:「即使科技進步,我們現時的經濟仍主要依賴服務業,所以我不擔心本港的就業人數會突然大幅下跌。這只是市民如何調整和適應的問題。」

他舉例,各行各業需要管理人才,而許多管理技巧通用於不同行業。「只要新興行業的性質差異不大,市民仍有機會調整和適應。」

不只如此,羅致光相信,科技最終會創造而非淘汰就業機會。他認為,時下的人無法想像新科技、新市場及新平台所創造的就業模式。他進一步預測,藝術及文化就業需求將會上升,理由是人類始終需要在精神層面上追求更大的滿足感。

儘管羅致光承認數碼化及自動化會促使大多數行業需要革新,他仍然相信,並非所有消費者會願意改變他們的行為習慣。「請不要忘記,大部分經濟發達國家正面臨人口老化問題。老化人口需要適應科技的步伐會較慢。」有見於不少年過65歲的港人仍然只使用固網電話,他相信即使有虛擬銀行,傳統銀行不會在一夜間消失。「虛擬銀行將會為未有在傳統銀行開戶的新客群提供服務。」他稱。

羅致光相信,本港在制定政策裝備未來的勞動人口時,需要考慮政治、經濟、社會,以及地理方面的現實因素。他認為,本港位處大灣區,地理佔優,事實上相當有利於本地發展。

「市場擴大將可令勞動人口更流動。即使某一城市的工人失業,他們仍可在區內各地尋找機會,應徵合適的工作。這至少可以紓緩部分收入不均問題。一些本港不再需要的技能仍於其他城市有用武之地。」

羅致光博士

  • 香港特別行政區勞工及褔利局局長
  • 關愛基金專責小組主席
  •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系系主任
  • 前立法會議員